云上看锦

他们都是烂人,那些混蛋全部加起来也没你高贵。

[护花]片段式


护花现代

ooc预警,不是什么正经文章



片段三



花无谢第一眼见独孤般若就知道这是个极有魅力的女孩,更何况如今这个女孩正有意识地甚至可以说是刻意地释放自己的魅力。哪个男孩不会被这样美丽温柔体贴大方的女孩迷住呢?

所以他安慰自己宇文护心动是应该的,俊男美女,郎才女貌,你有情我有意。他可不能凑上前去,虽然他很想这样做。

花无谢对前方回头看他的两人挤出一个微笑。

但他想这个笑一定不自然又难看极了,因为阿护看着他露出一个担心的表情,并迅速回到他身边,“无谢,你怎么了?”

他还是笑:“我还好。”

独孤般若也走过来,担心地说:“学弟,难受的话别撑着。” 又对宇文护道,“阿护,我们先送他回去再接着说吧。”

你看,对阿护就是“阿护”,对他就是“学弟”,他们明明才认识没多久。花无谢觉得自己的脸色一定更难看了,尤其是当宇文护说“也好。”的时候。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但宇文护很强势地拒绝接受他的信息,并且转头对独孤般若道:“学姐,很抱歉。那件事我们下次再说吧,今天就先这样,我们回去了。”

独孤般若的脸上闪过失望,但她很快又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大度地说:“好的,我们下次再约。”然后优雅地离开。

这个“约”字让花无谢有生以来第一次违背从小所学的礼仪没对学姐说再见。他想,阿护可没说再约。

但也没否认她的话。

花无谢突然觉得前路一片黯淡。可是,可是最好的兄弟即将脱单,他应该也必须是高兴的。

阻挡对方的桃花可不是好兄弟该做的。他于是对宇文护说:“阿护,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我真的没事,也可以自己回寝室的。学姐刚刚好像挺失望的,你要不追上去看看。我就先回去了。”

花无谢心想,我真是个好人。

但是宇文护对他的好意视而不见,甚至颇为生气,“不去。”

他被宇文护攥着手腕一路向前。他对这个人突然的恼怒摸不着头脑,还有些委屈。
我都给你创造机会了,你还凶我。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有了对象忘了……兄弟。


“阿护,你为什么生气?”

“因为某人是个笨蛋。”






【护花】片段式




现代大学生AU

护花,OOC预警,不是什么正经文章

片段二


花无谢在军训结束的第二天光荣地感冒了,躺在床上生无可恋。

宇文护喂他吃了药后又去给他买早饭,看着人乖乖喝了热腾腾的粥又迷糊着睡过去,心疼得不行。

“阿护,我有点冷。”花无谢翻个身,呢喃一句。

中秋将至,寝室里的另外两人都回家去了,宇文护和花无谢则因为离家太远不愿奔波而留下来。

此刻屋子里静得很,宇文护又时刻关注着花无谢的情况,自然听见了这句呢喃。他于是轻手轻脚地爬上了花无谢的床,揽过感冒的男孩。

花无谢在宇文护怀里动了动,自觉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阿护哥哥。”

怀里人的一句无意识的呢喃令宇文护的心一下子软成了一滩水,柔软的不可思议;又像滚烫的熔岩,不断流淌至全身,灼烧得他的思想也颤抖起来,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对这个人的喜爱和占有。理智却叫他只是紧了紧怀抱,既不过于束缚,也挣脱不开。

宇文护的手常年温凉,怀抱却出乎意料的温暖,令花无谢在梦里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护花】片段式


✔护花现代

✔大学生

✔没看过剧,看b站上的视频入的坑

✔ooc预警,不是什么正经文章





片段一

 

 

 

 

J市的夜晚有些凉,宽大广阔的篮球场上是仍在军训的大一新生。暖黄的灯光下人影斑驳。

作为军体拳方队中高个子代表的两员,花无谢和宇文护的位置靠中靠后,于是方便了无法长久保持安静的花无谢悄摸摸做些小动作。

每晚军训第一件是站军姿,比起下蹲这几乎可以说是不算什么的了。只是要保持一个动作站上许久也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尤其是对于安静不下来的人而言。

花无谢安静如鸡不动如山了几分钟后终于还是熬不住了,眼睛开始四处乱看,紧接着脑袋也小幅度地动起来。

得益于地理位置的优越,只要动静不大,他几乎是可以乱动而不被教官发现的。花无谢抬头看了会儿天,墨蓝墨蓝的天幕上只余一弯冷月和几粒残星,瞧去竟有几分寂寥。这环境污染果然还是过于严重了啊。他莫名感慨,复又转头看旁边的宇文护。

这人和他真的太不像了。他性子跳脱,宇文护则沉稳持重。比如站军姿,他时不时总要在教官看不见时动一动,二宇文护却能一动不动直到教官吹哨。

花无谢颇看不惯他如此,于是悄悄伸手勾住了宇文护的手指。夜色暗淡,两人挨的又近,再加上教官离得远,一时竟让花无谢得逞般地肆意起来。他表面上一本正经,暗里捏着宇文护手指一根根拨弄。

花无谢玩得起兴,冷不防叫手指的主人一把握住。他的手干燥温暖,宇文护的却偏凉,纵使夏天也是如此。诚然天热时是极好的降温神器,这样偏冷的夜里却是不大舒服的。花无谢挣扎几下都没用,也只好任人握着。他的手握成拳叫宇文护包住,宇文护手心的温度透过相贴的皮肤传至全身,本是寒意,倒令他难得安静下来。

“阿护,”花无谢小声叫身边的人,“我想吃饺子。”

“好。”

“要猪肉白菜馅儿的。“

 

 


一个置顶


随心

常爬墙

佛系更文

不混圈

想找笔友








201807292005




都说字如其人,那么他的字一定是锋利无比的,就像他的佩剑。可是剑有双刃,伤人也伤己。这个人的字一定自有他傲然的风骨,落下的一笔一划该是毫不犹疑的。迅疾如电雷厉风行如他,字也当如此。它们整整齐齐地排列着,细看却又不单只是这样。就像他这个人,一应循规蹈矩,世家礼教深入本心,可偏偏骨子里桀骜不驯,是最烈的酒和最野的马。只是被困住手脚逃脱不得,囿于过去和责任和不做数的承诺和其他不该他承担的所有,血液里都是凛冽的风霜。但字里行间别有风情,丝丝缕缕轻飘飘,可揪心的紧。


Draco小时候是个哭包。

这很丢脸。父亲Lucius说这有损Malfoy的尊严和高贵和……

放屁。Lucius的话被Narcissa不文雅地打断,我的小龙现在还小,你给我温柔点对他。

Draco抹抹眼泪赞同地点点头。

斗不过的Lucius一气之下离开了客厅,独自在书房生闷气。谁让你没有一个强势的妈妈为你撑腰。他又想起自己的儿子红着眼点头的模样。小孩浅金色的发很柔和,灰蓝色的眼里装着Merlin也为之赞叹的纯净,苍白的脸上有Malfoy与生俱来的高贵和骄傲。这是他的儿子,虽然爱哭了些,但完全符合Malfoy的标准。Lucius于是消了气。

儿子是自己的,对他好些不吃亏。

利益至上的Lucius Malfoy为自己的机智表示赞赏。 

当年喜欢倾乱,是抄袭的。
如今挚爱江澄,却原来也是假的。
取关吧诸君,抱歉。
本来也没混圈,就不存在退圈一说了。
和尚那篇不会再更。
就当我没来过。
我依然爱他,却不能心安理得地写文。
我恨抄袭。
不占tag了就。

完成了一件心事🙂🙂🙂

要被志愿填报搞死了🙃

纪念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